客服电话:400-999-4758
 
 
 
 |  | CRM系统 | HR系统 | 加入收藏
行业资讯
新电改路上的三座大山
发布时间:2021/6/30 8:49:59     点击: ( 355 )

没有人能否认2015年以来新电改取得的历史成就,也没有人能否认一个崭新的电力市场格局已经初现轮廓。不过,就如同白昼来临之前是极夜,横亘在崎岖之路上,影响或者制约新电改的,依然有三座大山,需要后来者去征服。

1.电改红利观究竟如何树立?

很多人,尤其是用电侧,对新电改基于厚望,并不是出于真正对电改的关心和关注,而是基于用电价格下降的心理预期。事实上,售电侧放开的政策初期,大量的售电公司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,加之全社会对新电改的殷殷期盼,在当时确实起到了拉低电价的作用。众多的售电公司和终端用户也确实切身体会到了其中的好处。然而,六年过去了,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一方面,大量的售电公司,特别是民营售电公司最终倒在了春风和煦的路上,另一方面,经历了2018、2019连续两年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以及2020年电费九五折的影响,售电公司在叫苦,因为购售价差趋小几乎压榨了所有的利润空间,电网企业也在叫苦,连续降低工商业电价,对电网的影响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,但同时,发电企业也在喊冤,他们似乎也没能从新电改政策中获得任何利益。

放开售电侧,构建市场交易体制的初衷无需再提。也许正是由于“天下苦电网久矣”的民意,才造成了对电价下降的强烈预期。然而,若是电价真的不能支撑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经营发展、升级改造、提高服务……,最终,必然是多方俱输的结果。所以,有必要扭转社会各方对新电改红利的认识,从而以一种各方都能接受的路径,达到曲径通幽的效果。太师凶认为,电改红利不过是为各方提供了一种可能。一是对于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,这些经过多年垄断经营已然积累了大量财富的参与者,在电价成为各方关注焦点的趋势下,努力拓展电力市场的内涵和外延,摆脱对垄断电价的过度依赖,通过新兴产业、新兴市场、新兴服务,探索并建立在新格局下的新的市场地位,才是应有之意。二是对于终端用户,得益于交易体制的建设,为电价下降,降低成本提供了难得的机遇,但同时,也应接受潜在风险的挑战和威胁。所谓交易,就一定如股市、期货等一样,有跌就有涨,这才是市场,只跌不涨不是市场,是一厢情愿的肥皂泡。

2.双碳目标应该如何实现?

2014年11月发布的《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》中提到:“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。”这应该是最早提出“碳达峰”的正式文件。自2020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、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以来,中国关于“双碳”目标和“时间表”以及“路线图”就一直备受海内外观察人士关注。

与新电改来讲,虽然对新能源消纳等问题做出了相应的安排和部署,但是,中发9号文的重心毕竟不在双碳方面,更逞论当时也没有明确提出双碳目标。各类官媒、自媒等渠道已经连续发声,对双碳的实施路径、问题等进行过系统的论述,最核心的,还在于构建以新能源为主题的新型电力系统。不过,太师凶私认为,单就双碳目标而言,首当其冲的,并非构建新型电力系统,而是为构建新型电力系统提供必要的政策和业务逻辑层面的支持,所以,应当首先考虑电力体制改革思路和方向转变与调整。毕竟,当前一方面新能源消纳问题还未彻底解决,另一方面,新能源平价上网虽已明确政策走向,但由于2020年因疫情影响,世界各国开足马力印钞,导致原材料价格飞速上涨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新能源将面临严峻的成本攀升,收益下降的难题。更何况,新能源参与市场交易的政策和市场要素尚不足以形成有力支撑。

双碳目标的市县,有赖于电源侧、电网侧、负荷侧三方协同发力,更离不开政策层面的规范和指导。严控火电装机只是治标之策,大力推动电能替代、综合能源服务、储能等新兴业务,大力发展分布式电源、微电网,加强电网规划建设,三方合理分摊新能源消纳成本,真正实现新能源100%全额消纳,修正和改进市场交易机制,支持新能源优先上网并保障合理收益,如是,才是双碳目标实现的根本保证。

3.地域分割如何才能破除?

我国传统意义上的电网企业,不仅仅包含国家电网、南方电网两家央企,也包括山西、陕西、内蒙等部分地方电力企业。形成了目前两大电网为主,部分地方电网为辅的电网格局。这种格局,既造成电网重复建设资源浪费,又加深了央企与地方的矛盾,最突出的,莫过于2012年陕西地电与国网陕西电网之间的武斗冲突了。这场表面上因为“强龙”与“地头蛇”争夺地盘引发的械斗,实际上还是根源于利益之争。一个盘踞地方多年,呼风唤雨,一个对地头蛇虎视眈眈,试图一口吃掉,表面的平静怎能掩盖深层次的矛盾。此外,蒙西、蒙东与国网相爱相杀的历史,因其过度敏感,体制内人士对其三缄其口、闭而不谈。

事实上,国网对部分优质的地方电企一直虎视眈眈,对经营不善或者资产较差的则爱答不理,客观上也加深了地方政府与国网的矛盾。一直到新电改启动,国网始终对部分规模小、资产结构不合理的地方电企视而不见,却始终记得魏桥模式的痛。增量配电试点刚一启动,国网就坐不住了,按照当时守土有责的要求,对全国范围的部分小规模的电企选择了出资收购。然而此时,当年几乎不值一提的蒙西电网却已发展成为内蒙古支柱型能源国企。与此同时,陕西、蒙西地电大量发富余电量因为不能跨网投资无法外送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国网的特高压建了一条又一条,新仇旧恨,发展成为现在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。

然而,放眼全国,这样的事情却又层出不穷,只不过没有这么突出罢了。这样复杂的地域分割以及利益链条的纠缠,与新电改始终是一道难以迈过的槛。特别是蒙西让人眼热的电价水平,简直就是另一个魏桥,任谁也想抛开国网去尝试一下,可惜只能是望而兴叹。

电网之间的物理连接,终究比不过心里和政策上的阻碍。无需讨论国网和地方电网究竟孰好孰坏,仅仅在当下,因为顶层设计的缺位,导致目前这种既互相斗争又互相依存的的格局,只是制约新电改进程的一个缩影。资源大范围调配和优化、跨省跨区交易等不是两家央企的独角戏,更应给地方电企发挥的空间和舞台。国网不缺魄力,缺的只是承认事实的勇气。既然如今已经到了这一步,那就按市场规矩办事,一分钱一分货,你拿出了诚意,又怎会收获不了理解和支持?太师凶认为,合并仍是最好的出路,惟其如此,能源版图上畅通的才不只是电流,更有将新电改真正执行到底的决心和勇气。